九九美剧网

搜索

当明星被黑成了一种“病”—— 安妮·海瑟薇

九九美剧 2019-11-02 11:04 加载中
当明星被黑成了一种“病”—— 安妮·海瑟薇

有一种病,叫作“安妮·海瑟薇综合症”,症状是当一个人身材美貌符合大众标准、工作勤奋、努力付出,但当一切都做到十全十美时,却发现所有人都在说你的所作所为都是错的。这种明明足够优秀努力却不被认可的症状,正是来源于好莱坞影星——安妮·海瑟薇。

对中国观众来说,安妮·海瑟薇的颜能打,作品也耳熟能详,从早期的《公主日记》、《断背山》、《穿prada的女王》,到后来的《一天》、《星际穿越》,都塑造了广为人知的荧幕角色,在最近播出的美剧《现代爱情》里,她出演了其中一集,扮演了一个患有躁郁症的都市女青年,又让她的名字频频出现在微博中。

然而,安妮·海瑟薇在美国却是全网黑的悲催局面,因此也就有了开头提到的专有名词。2013年,《旧金山纪事报》网站将安妮·海瑟薇选为“2003年最讨厌的名人”,讨厌她的网友们集结成团,并专门起了个名字“Hathahaters”(Hathaway+haters),黑海瑟薇已经不只是普通网友的行为,而是发展成了一种刻薄的文化现象,很多网络和文化界知名人士都亲自出马黑过海瑟薇,亚历克西斯·里安农在名人博客上发表过讨伐海瑟薇的长篇檄文,主要论点是“我感觉她不真实。”

要貌有貌,要运有运

海瑟薇之所以遭到如此广泛的黑,很大程度上因为她无论家境、外表、事业、感情……各个方面都是“一切都好,好到无聊”。海瑟薇出生于殷实富裕的家庭,爸爸是律师,妈妈是歌手和演员,家中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她在天主教地区长大,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修女,然而到15岁时,突然得知哥哥是一名同性恋者,因为同性恋是与天主教义相悖的,她于是放弃了当修女的梦想。高中时开始参加学校的剧团,很早就因为演舞台剧得过一次“新星奖”,2005年考入纽约大学加勒廷个性化研究学院。

而演艺事业更是一路顺风顺水,17岁时就出演了电视剧《Get Real》,和《社交网络》的男主杰西·艾森伯格合演,虽然这部剧只出了一季就被砍,但海瑟薇还是被当年的青年艺术家奖提名为“最佳表演奖”。少年出道,一起步就是女一号,第一部剧就提名大奖,这种运气让多少人羡慕嫉妒恨。

2000年,刚满18岁的海瑟薇参加了《公主日记》的试镜,因为试镜时太紧张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反而让导演记忆深刻,钦点她出演女一号,于是连演两部《公主日记》的海瑟薇,凭借剧中惊艳优雅的造型,获封了“当代赫本”的称号,同时她的人生也开始了和剧中主人公一样从灰姑娘到公主的蜕变之路。

2005年,海瑟薇在中国观众非常熟悉的《断背山》里扮演了杰克(杰克·吉伦哈尔扮演)的妻子,她第一次和吉伦哈尔合作,因为这部电影在奥斯卡上大放异彩,海瑟薇也随之成为广受关注的演员。

2006年,和梅姨(梅丽尔·斯特里普)合作出演《穿普拉达的女王》,这部影片至今都是时尚题材的经典,海瑟薇在其中的造型也至今被人津津乐道。凭借此片,她彻底步入好莱坞备受瞩目的女星行列。

2007年主演爱情电影《成为简·奥斯汀》,原本该片主角的考虑人选有凯特·温丝莱特、娜塔丽·波特曼和凯拉·奈特利,海瑟薇原本并不被导演看好,因为她的长相过于“美式甜妞”,确实很长一段时间她都被看作茱莉亚·罗伯茨的接班人,但意外的是,在试镜前一天海瑟薇的宠物狗把一只拖鞋吞进了肚子,海瑟薇不得不连夜救治狗狗,第二天面试时满脸憔悴和不快,然而正是这种状态让导演觉得非常贴近人物,于是当即决定由她出演。为了演好角色,海瑟薇专程搬去伦敦居住,跟教练学习汉普郡方言,还花了几个月时间学会了弹钢琴。

2010年,在鬼才导演蒂姆·波顿的电影《爱丽丝梦游奇境》中扮演善良的白皇后,带有舞台剧一般的做作形体表演加童话魔幻的造型,让观众对这个角色印象深刻,我个人总觉得这个角色的表演借鉴了中国古典戏剧,比如《青蛇》里王祖贤的表演方式。

同年,和吉伦哈尔第二次合作,联袂出演爱情片《爱情与灵药》,扮演身患帕金森病的玛吉,本打算在病重之前“潇洒走一回”,却意外遇到了卖伟哥的药贩子,发展出由苦情转为浪漫的爱情喜剧故事。在该片里海瑟薇献上了正面全裸的大尺度表演,也入围了金球奖喜剧类最佳女主角。然而该片在业界的评价并不乐观,《时代周刊》评价称,“两位演员自恋得忘乎所以,这无疑是爱德华·兹威克个人创作史上最糟糕的电影”。(导演爱德华·兹威克,执导过《莎翁情史》、《血钻》等)

2011年,海瑟薇和吉姆·斯特吉斯主演了文艺爱情片《一天》,讲述两位“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朋友在毕业后约定在每年的同一天见一次面,20年来见证彼此的人生旅途,最终发现原来最爱的人一直在身边。这部电影典雅又温情,被誉为当年“最赚人眼泪”的影片。

看到这里,我们对海瑟薇的印象就是足够的美,演技不差、机遇甚佳,一路在唯美爱情的戏路上稳步前行,其实也没有特别大的黑点。然而2011年,当她作为史上最年轻的主持人,与詹姆斯·弗兰科合作主持时,却引来了爆发式的黑潮。播放当时,推特上每分钟骂她的言论就有2万条,有网友说“我恨死她了,我正在往电视机上扔披萨”。因为詹姆斯不愿多言,海瑟薇全场都在强行串词和自high,不断地换礼服撑场面,这个主持组合被称为“史上最失败组合”。人们对海瑟薇的评价基本还是“美则美矣,毫无灵魂”。

被黑是一种常态

2012年,海瑟薇决心挑战一下自己,同一年出演了两个与以往形象大相径庭的角色,一是《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中亦正亦邪、性感的猫女,为这个角色,她接受了诺兰导演专门设计的四个月训练;一是《悲惨世界》里被迫沦落风尘的悲惨女子芳汀。这个角色要演出被生活折磨的困顿,并且需要大量高难度的演唱,为了完成角色,海瑟薇通过“地狱节食”,半个月瘦了11公斤,剃了平头,在片中的造型衰老枯瘦、歌声惊艳。该片为海瑟薇赢得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

本来是可喜可贺的成功,没想到又迎来了一次全网黑,颁奖礼上因为不小心和《悲惨世界》同组演员阿曼达撞衫,海瑟薇立刻换了一身礼服,原本也是美艳不可方物,却被网友认为这件礼服看起来有“激凸”之嫌,大量攻击言论刷屏,海瑟薇被讽为“心机婊”。又因为“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饥饿游戏》)当天在台上摔倒,爬起来时淡定豁达,网友们立刻又做起了文章,纷纷指责海瑟薇做作,看人家詹妮弗多豪爽真实。当时《纽约时报》向读者提问:“你们怎样才能不讨厌安妮·海瑟薇?”读者回答:当她成为詹妮弗·劳伦斯的时候。这真是太伤人了。后来,在海瑟薇上《吉米今夜秀》时,主持人问她当时是什么感受,她回答:毕生难忘的心理阴影。

其实海瑟薇之所以被黑,有个重要原因是她的前男友。海瑟薇从2004年开始和一个意大利实业家拉费洛·法里耶瑞交往,这位富豪有钱并且长得帅,但在2008年6月因为涉嫌诈欺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罪名包括洗钱、对天主教堂实施诈骗等,在得知消息后,海瑟薇立刻表示与法里耶瑞断绝所有关系,后来前男友被判了四年多的监禁。这一事件成了观众们茶余饭后的大八卦,海瑟薇也因此成为势利、胆小,“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反面代表。

面对不断被黑的常态,海瑟薇表示“我也很无奈啊”,在接受采访时她说:“名气这回事,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搞惨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它,它让我压力超大”。但骂归骂,生活还是要继续,实际上,在慢慢放松心态之后,海瑟薇发出了“世界对我的看法与我无关,别人对我的看法与我无关。”的宣言,事业和爱情照样发展,一样也没落下。

万般否定又如何

2014年出演诺兰导演的科幻电影《星际穿越》,扮演的女科学家又酷又帅,大拉好感,这部电影至今在豆瓣的评分都高达9.3,海瑟薇也因此获得土星奖最佳女主角提名。

2015年又和老戏骨罗伯特·德尼罗合作电影《实习生》,扮演时尚网站的CEO。剧情平实温暖,海瑟薇不演大美女,而是一个贴近现实的“淘宝老板娘”角色,多了一份亲和感。

在感情方面,从2008年开始和演员兼珠宝设计师亚当·舒尔曼交往,2012年结婚,目前已经怀了二胎。关于他们俩的爱情,还有一个美丽的“穿越故事”,因为亚当·舒尔曼长得非常像莎士比亚,莎士比亚的妻子就叫安妮·海瑟薇,而巧合的是演员海瑟薇的爸妈,就是用莎士比亚妻子的名字为她命名的。因此,这故事成了400年前,莎士比亚娶了一位名叫安妮·海瑟薇的妻子,400年后,一个跟莎士比亚长得无比相似的人,同样娶了一名叫安妮·海瑟薇的妻子,也是非常浪漫的缘分了。

虽然黑海瑟薇的人很多,但爱她的人同样也多,有位中国明星就是海瑟薇的粉丝,他就是周杰伦。因为将海瑟薇当做女神,周杰伦特意给自己的女儿取名海瑟薇。

其实细想起来,海瑟薇虽然外表优雅明艳,但并非时刻做作的类型,她在很多作品里都有种人情味的喜感,无论是《断背山》里奔放的同妻,《悲惨世界》里骨瘦如柴的底层贫民,还是《爱情与灵药》里全裸出镜的帕金森患者,她并未局限于“艳压四方”的形象,而是一直在尝试更多面的角色,她也绝非仅仅是个花瓶,除了奥斯卡的肯定,她在很多作品中的表演都是在水准之上的。

《纽约》杂志的博客作者安·弗里德曼曾在专栏里谈过海瑟薇被黑的现象:“我们只是觉得成功、‘完美’的女人不那么可爱”。被黑成一种“病”的海瑟薇,在庞大的否定面前依然能坚持自我、保持前行,已经足见自身的强大了。2019年5月,海瑟薇在好莱坞星光大道留名,拿到了属于自己的星星。

这个时代的声音太多,评价太芜杂,海瑟薇的故事告诉我们,也许在面对周围的眼光和否定时,最好的做法是淡定地说一句……雨女无瓜。